突出湘西特色 實施精準立法 切實發揮地方立法的引領和推動作用

作者: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3日 來源:

  我州立法工作始于上世紀80年代初期,經歷了起步探索、快速發展到全面提高的發展過程。近四十年來,州人大及其常委會共制定條例28件,仍在施行的24件。2016年被授予地方性法規立法權以來,制定地方性法規4件、單行條例3件,修正單行條例3件,為全州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了有力法治保障。

 

  一、立法工作主要做法

 

  (一)緊扣湘西實際,立人民需要之法。湘西歷史文化厚重、民俗風情濃郁、山水風光神奇、生態文化資源豐富,搞好生態文化資源保護利用是發展之要、人民所需。近四十年來,我們始終立足于州情實際,推進重點領域立法,構建了較為完善的生態文化保護地方法規體系,推動了我州建設世界知名的生態文化公園。圍繞生態環境保護,制定了礦產資源管理、國土資源開發保護、環境保護、飲用水水源保護、河道管理、酉水河保護等條例,啟動了地質公園、濕地公園、生物多樣性等保護立法工作,三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實現了“一區一條例”。圍繞民族文化保護,制定了民族民間文化遺產、土家醫藥苗醫藥、老司城遺址、傳統村落等保護條例,啟動了芙蓉鎮歷史文化名鎮保護立法工作,鳳凰、里耶、浦市、邊城等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實現了“一城一鎮一條例”。

 

  (二)堅持問題導向,立務實管用之法。地方立法要突出地方特色,針對問題立法,立解決問題的法。在立法工作中,我們始終堅持問題導向,抓住主要矛盾,解決緊要問題,確保立得住、行得通、真管用。如,在制定土家醫藥苗醫藥保護條例過程中,我們針對重視不夠、投入不足、管理混亂、保護不力等問題針對性地制定相關措施。特別是針對民族醫難以通過國家職業醫生考試執業難的問題,我們通過認真調研論證,立法進行變通,使從事民族醫藥人員獲得合法的執業資格,為保護傳承和發展民族醫藥起到了強有力的促進作用。目前為止,全州635名土家醫苗醫通過考核執證上崗。又如,針對我州傳統村落正面臨著自然衰敗和損毀、建設性破壞等突出問題,在上位法尚未出臺情況下,率先制定了傳統村落保護條例,破解了我州傳統村落保護主體責任不明、保護措施不力、原住民權益不清等關鍵問題,結束了我州傳統村落保護工作無法可依的歷史。目前,全州172個中國傳統村落,18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的保護正依法推進。

 

  (三)加強改革創新,立質量過硬之法。創新是推動地方立法工作高質量發展的源泉。近年來,我們在立法實踐上積極探索,大膽創新,不斷提高立法質量和實效。一是跨區域協作立法。酉水河發源于湖北宣恩縣,自東北向西南流經恩施州的來鳳縣,重慶的酉陽、秀山,貴州的松桃和我州的龍山、花垣、保靖、永順、古丈,經懷化市沅陵縣進入沅江,全長477公里,流域面積4萬多平方公里。為解決流域內無序開發、水質污染嚴重、管理混亂等問題,我們同湖北恩施州人大及重慶、貴州相關縣開展協同立法,歷時三年制定了酉水河保護條例,規范了流域保護開發利用行為,開創了跨行政區域協作立法先河,為全國地方立法探索了新模式、創造了新經驗。二是聘請專業機構參與立法。對一些涉及面廣、專業性強、部門利害關系明顯的法規,聘請專業機構參與立法,確保立法的專業性、中立性和客觀性。如酉水河保護條例制定時,我們同恩施州人大常委會一起聘請了吉首大學法學院和湖北民族大學法學院共同調研起草條例文本,并讓他們參與立法的全過程,取得了較好的效果。我們還聘請湖南省立法研究會參與了浦市、邊城歷史文化名鎮保護條例的制定,提升了立法質量和水平。三是注重尊重民意立法。要提高立法質量應尊重客觀規律,做到接地氣、合民意、立得住、行的通,必須廣泛動員社會各界和人民群眾參與。我們建立健全了立法調研、聽證、論證、評估機制和法規草案公開征求意見、公眾意見采納情況反饋機制,廣泛聽取社會各方意見,努力使制定的每部條例都反映人民需求、代表公眾利益,真正做到立法講民主順民意。

 

  (四)堅持“立改廢”并重,立與時俱進之法。及時清理地方性法規,順應新時代新要求,是保持地方立法權威性、適應性和生命力的重要手段。近年來,我州立法工作始終堅持“立改廢”并重,建立健全現行法規定期清理制度,著力推動法規清理工作常態化、制度化。截至目前,已修訂條例2件次、修正6件次,廢止4件。特別是先后3次對2004年制定的鳳凰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條例進行修訂或修正,有效解決了鳳凰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與發展的現實問題,確保法規與時代合拍。今年,我們已經啟動1520151231日之前制定且在這之后沒有修訂的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的清理工作,適時開展打捆修正、修訂或廢止。

 

  二、立法工作的主要體會

 

  近四十年來,我州立法工作一直在實踐中探索,在探索中完善,取得了積極成果,積累了一些經驗。

 

  (一)堅持黨的領導,把握正確方向。加強黨對立法工作的領導,是做好地方立法工作的根本保證。我們始終堅持把黨的領導貫穿到立法工作的全過程和各個方面。州人大及其常委會每屆立法規劃、年度立法計劃和重大立法項目,都報請州委同意;重要法規草案都提交州委常委會審議。湘西州委對立法工作高度重視,大力支持。紅專書記對立法項目親自審定,立法難題親自協調,法規實施親自督辦。

 

  (二)完善立法體制,形成工作合力。進一步完善黨委領導、人大主導、政府支撐、各方參與的立法工作體制,針對州人大立法能力不足與立法需求劇增之間的矛盾,除依托政府的行政資源、執法經驗以及專家學者的專業優勢的同時,整合縣市立法力量,參與立法項目確定、法規草案起草、重要內容決策等立法過程,充分發揮人大代表在立法中的作用,努力擴大公眾有序參與,形成工作合力,提升立法水平。

 

  (三)強化制度建設,規范立法行為。科學、完善的立法工作制度,是加強和改進立法工作、提高立法質量的重要保障。我州歷來注重立法工作制度建設,制定出臺了立法程序條例、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以及地方性法規征求州人大代表和縣市人大常委會意見的規定等有關立法的法規和工作制度,推動立法工作科學化、民主化、規范化、制度化。

 

  (四)加強法律宣傳,推動條例實施。“法律的生命在于實施。”地方性法規質量好差關鍵要看實施的效果。地方性法規出臺后,我們認真組織開展學習宣傳,加大法規條例的執法檢查力度,做到利益相關者家喻戶曉、人人皆知。如吉首市城市綜合管理條例出臺后,州委州政府組織召開吉首城區所有機關單位、街道、社區和城管執法人員千余人大會進行宣傳,州委紅專書記親自動員,單位社區層層宣傳,使條例精神得到普及。州市人大分別針對該條例開展了執法檢查,并進行專題詢問,切實推動條例的貫徹實施。 

(本文系州人大常委會主任彭武長在湘西片區人大常委會主任座談會上交流發言,文章有刪減)
腾讯分分彩走势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