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六期

作者: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10日 來源:州人大辦

  第六期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大常委會研究室編(總第352期)20181010 

    

    

  關于我州工業企業國網用電成本調查報告 

    

  湘西自治州人大常委會研究室 

    

    

  為全面了解和掌握我州實體經濟特別是工業企業用電成本,6月中旬,湘西自治州人大常委會研究室會同州發改委、州經信委、國網湘西電力公司等單位,采取座談、走訪、解剖企業等方式,對我州工業企業國網用電成本情況進行了專題調研。

 

  一、我州電力市場的現狀

 

  我州電力管理體制是全國較復雜的地區之一。上世紀 90 年代以來,為滿足工業發展的用電需要,除國網湘西供電公司供電外,還引進了國有企業新華供電公司、民營企業明天電力公司、湘黔公司、貴州松桃供電公司等,以及 30 家地方小水電自供區。目前,我州供電主要來源于國網供電和花垣供電兩種方式。國網供電覆蓋吉首、瀘溪、鳳凰、古丈、保靖、永順、龍山、湘西經開區等8縣市區;花垣供電主要覆蓋花垣縣。2017年,國網供電40.09億千瓦時、花垣供電19.11億千瓦時,分別占全州全社會用電量的67.72%32.28%。同時,除國網供電執行湖南省大工業目錄電價外,其他供電公司均是市場化運作,與用戶之間雙方協商定價,價格比國網湘西供電更為便宜。但由于這幾家民營企業在電改前成立的,合法身份至今仍未取得,影響了企業供電業務的進一步發展。

 

  二、影響我州工業企業用電成本的因素分析

 

  (一)電價因素。大工業用電,即受電變壓器總容量為315千伏安及以上的工業生產用電采用兩部制電價。由基本電費、電度電費和功率因數調整電費三個部分構成。

 

  1.基本電價。又稱固定電價或最大需量電價,以用戶變壓器容量或最大需量作為依據計算的電價,與用戶每月用電量無關。湖南省現行最大需量、變壓器容量基本電價分別為30/千瓦.月、20/千瓦.月。如:某公司報裝變壓器容量為1250kv,按容量計收,該公司每月基本電費為1250kv*20/千瓦.=25000元;按最大需量計收,該公司每月基本電費為1250kv*30/千瓦.=37500元。

 

  全國各省區市大工業用戶基本電價一覽表 

  

 

    

  注:1.新疆因歷史形成的核算體制及各價區經濟社會發展不均衡等沒有實現各地州之間以及兵團的同網同價;西藏電網為“一大兩小”格局,且骨干網架并未全境貫通,故均不統計在內。

 

  綜合數據顯示,全國最大需量平均為35.3/千瓦.月,變壓器容量平均約為24.5/千瓦.。最大需量電價和變壓器容量電價均為北京市最高,分別達到48/千瓦.月和32/千瓦.;天津市最低,分別為25.5/千瓦.月和17/千瓦.月。全國大工業用戶基本電價在80-90/千瓦時.1個、70-80/千瓦時.6個、60-70/千瓦時.10個、50-60/千瓦時.10個、50/千瓦時.5個。湖南省最大需量、變壓器容量基本電價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我州基本電價分別比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低11/千瓦時.月、10/千瓦時.月。

 

  2.電度電價:由目錄電價和代征基金附加兩個部分組成。目錄電價隨著電壓等級不同,電價水平呈下降趨勢。其中,110千伏電度電價最高,達0.6437/千瓦時;220千伏及以上的電度電價最低,為0.5627/千瓦時。見下圖: 


  湖南省電網銷售電價表 

 

 

  從全國電度電價水平來看,湖南省10千伏以下、35110千伏、110千伏、220千伏及以上等四個不同等級電壓的電度電價,均不同程度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和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 

    

  110千伏電壓等級下,全國平均電價約為0.5772/千瓦時。其中,湖南省為0.6437/千瓦時,高出全國平均水平0.0665/千瓦時,分別比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高出0.102/千瓦時、0.038/千瓦時。見下圖: 

 

    

  235110千伏電壓等級下,全國平均電價約為0.5584/千瓦時。其中,湖南省為0.6147/千瓦時,高出全國平均水平0.0563/千瓦時,分別比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高出0.093/千瓦時、0.034/千瓦時。見下圖: 

 

 

  3110千伏電壓等級下,全國平均電價約為0.5400/千瓦時。其中,湖南省為0.5867/千瓦時,高出全國平均水平0.0467/千瓦時,分別比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高出0.0995/千瓦時、0.021/千瓦時。見下圖:

 

   

    

  4220千伏及以上電壓等級下,全國平均電價約為0.5281/千瓦時。其中,湖南省為0.5627/千瓦時,高出全國平均水平0.0346/千瓦時,分別比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高出0.0801/千瓦時、0.007/千瓦時。 

  見下圖:

 

 

 

  同時,目錄電價執行峰谷分時電價政策,即按照使用時間段分為尖、峰、平、谷四個不同時段。具體為:

 

  尖峰時段:19:00-22:00 

 

  高峰時段:8:00-11:0015:00-19:00 

 

  平值時段:7:00-8:00 11:00-15:0022:00-23:00

 

  低谷時段:23:00-次日7:00

 

  不同時段執行不同電價政策,其中,尖峰時段電價最高、低谷時段電價最低。

 

  代征基金附加按每度電量4.95分錢收取。其中,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0.28分錢、農網改造還貸資金2分錢居民生活用電0.1分錢,其他用電1.9分錢,大中型水庫移民后期扶持資金0.62分錢,地方水庫移民后期扶持資金0.05分錢。

 

  3.功率因素調整電費。即根據客戶功率因數水平之高低減收或增收的電費。就大工業用電企業而言,高于0.9這個考核標準值時,將按照對應增減率減少相應電費;低于考核標準值時,將按照對應增減率增加相應電費。其依據和標準是1983年原水利電力部及國家物價局聯合下發的《功率因數調整電費辦法》。見下表:

 

  0.90為標準值的功率因數調整電費表 

  

 

  (二)企業自身因素。據對湘西經開區21家工業企業20171月至20183月用電情況數據分析顯示:2017年度,21家企業用電量12563.41千瓦時,電費7666.13萬元,均價0.62/千瓦.時。其中,金成混凝土均價達3.04/千瓦.時,東順紙業達2.05 /千瓦.時;2018年一季度,21家企業用電量2165.79千瓦時,電費1277.11萬元,均價0.59 /千瓦.時。其中,傲頓電子均價達2.13 /千瓦.時,東順紙業達1.55/千瓦.時。從企業自身因素看,造成企業用電成本過高的有以下三個方面原因:

 

  一是基本電價占比過高。部分企業對大工業用電相關政策理解不到位,在申在請用電時,為節省后期設備投資或將幾年后發展所需用電容量一次性報裝,按最大用電負荷配置變壓器容量,當企業實際產能與變壓器配置容量不匹配時,就出現大馬拉小車現象,直接造成基本電價過高,最終體現在單位用電成本高。如:銳陽電子公司報裝變壓器容量為1250千伏安,按配變容量結算每月的基本電價為2.5萬元。經測算,該企業最大負荷需量實際為500千伏安,每月基本電價1.5萬元,僅基本電價每月就可節約1萬元。調研發現,東順紙業、金成混凝土、傲頓電子基本電價分別占總電價的64.30%50.79%39.30%

 

  二是功率因數調整電費偏高。按照《功率因數調整電費辦法》有關規定,大工業用電以0.90為標準值的功率因數調整電費,高于或低于這個標準值的,按百分比增減電費。調研發現,一些企業報裝變壓器容量超過企業實際生產需求,變壓器長期低負荷運行;一些企業生產活動受市場波動影響較大,生產淡季或企業停產都會導致變壓器長期低負荷或空載運行,加之用電設備配套不合適或使用不合理等因素影響,導致功率因素偏低,增加企業用電成本。調研發現,金成混凝土、傲頓電子2017年功率因數調整電費分別占總電費的25.65%26.40%。其中,金成混凝土201710月、11月的功率因數調整電費分別占當月總電費的48.09%51.15%

 

  三是用電時段安排不合理。我州工業企業多為混泥土及水泥礦產品加工、初級電子原器件加工等勞動密集型產業。受員工照顧家庭生活需要、夜間生產增加人工成本和生產安全等因素影響,多數企業以白天生產為主,正好處于尖、高峰時段,直接拉高電度電量的均價。調研發現,金成混凝土、東順紙業、傲頓電子等公司在尖、高峰時間段生產時間較長。20171月至20183月期間,這3家企業電度電量的均價分別為0.67/千瓦.時、0.63/千瓦.時、0.67/千瓦.時,均高于目錄電價。

 

  (三)制度性因素。除了電價因素和企業自身因素外,影響企業用電成本的還有制度性因素。

 

  一是市場壁壘。2015年新電改以來,電力改革主要以省為實體推進,當省內利益與全網利益發生矛盾時,或運用行政手段直接嚴禁企業從外省購電,或者通過設置外購電量上限或電價下限等手段,限制本地企業從外面購電,形成省與省之間電力交易市場壁壘,變相增加企業用電成本。如,州內工業企業如果從省外購電,就無法進入湖南省電力交易中心直接購電,也不能享受湖南省電價補貼等優惠政策。

 

  二是產權壁壘。調研發現,一些工業園區在規劃和建設標準化廠房時,按飽和入駐情況為每個標準廠房投資配置了變壓器。企業入駐后,單獨或共同使用園區配置的變壓器,按用電量分攤容量電費。這些預先規劃建設的園區電力設施與企業的實際生產需求并不匹配,增加了企業的容量電費,或者當某個變壓器內用電負荷不足或波動較大時,導致共用企業分攤額外用電成本。由于這些配電資產權屬園區,受資金、管理體制等因素制約,園區難以對這些電力設施進行優化改造,加之運行階段缺少專業化維護管理,電損較高、電能浪費等現象較為普遍,進一步抬高入園企業用電成本。

 

  三是政策壁壘。目前,我國電網行業已經形成以國家電網、南方電網兩大巨頭為主,地方電網為輔的電力供應格局。國家電網、南方電網的基本電費收費方式與定價體系均由國家發改委制定和發布,實行以省級電網為單位,按網核價,一省一價。即省州兩級均沒有電價的定價權,也很難協調各方面關系降低電價。

 

  三、對策建議

 

  (一)運用市場手段降低用電成本。一是要加快推進電力體制改革。要堅持問題導向,理順電力管理體制,降低市場準入門檻,擴大交易主體范圍,推動州內配售電公司、用電企業在省電力交易平臺開展跨省區電能交易,加快推進瀘溪工業園區電力體制改革試點工作,擴大大用戶直供范圍和規模。要加快全州城鄉配電網建設,不斷增強城鄉電網的供電能力和供電可靠性。要爭取國家政策支持,將我州電力體制改革納入國家電力體制改革試點,在更高層面推進電力改革。二是要擴大電力直供的范圍和規模。經信、發改、電力等相關部門要加強有關政策研究特別是要加強電力直供有關政策的研究,積極推進大工業用電企業進入湖南省電力交易平臺參與電力直接交易,爭取更多州內企業進入《湖南省直接交易電力用戶準入目錄》,引導無法參與直接交易的中小企業通過售電公司代理方式參加市場交易,支持工業園區以打捆直供模式參與市場交易。電力部門要積極做好交易雙方企業的技術支持與指導服務。三是要引入電力市場競爭機制。要以工業園區為平臺,引入戰略投資者參股,組建配售電公司,合理規劃和建設配電網絡和跨省區配電線路,不斷擴大配電范圍,形成覆蓋全州工業園區的配電網絡。要深化與貴州、重慶等周邊地區供電公司合作,通過新建或改造已有的輸電線路,將省外富余低廉電源輸入我州電網。要支持州內民營電力公司取得合法資質,通過收購重組、參股控股、政策扶持等方式加強合作,推動進入《湖南省直接交易發電企業準入目錄》,促進民營電力公司進一步發展壯大。

 

  (二)企業要通過自身挖潛降低用電成本。一是要合理選擇計費方式,降低基本電費。企業要結合實際,在用電設備初始配置階段,精確分析用電需求,合理配置變壓器臺數和容量,自主選擇最優的容量計費或需量計費方式;生產階段根據每月生產負荷科學制訂運行方案,及時調整最大用電需量和計費方式,特別是在減產停產期間,要及時辦理減容和報停手續,全方位降低基本電費成本。二是要采取多種靈活方式,降低電度電費。企業要根據自身生產特點,合理安排生產時間,科學調整生產班次,盡可能將生產用電轉移到平值、低谷時段,降低尖、高峰時段用電比重。通過在平值、低谷時段儲熱、蓄電等方式儲能移峰,實現錯峰用電。實施“兩電”分離,對員工宿舍、食堂等非生產區設施用電實行分表計量,執行價格更低的居民類電價,多渠道降低電度電價。同時,企業還可通過升級改造設施設備、科學制定用電管理制度等方式降低用電量。三是要加強用電設備維護管理,降低功率因數調整電費投產不足的企業要加快設備調試,合理安排和調整工藝流程,提升用電設備總功率,使變壓器在經濟合理區間運行。要加強變壓器日常運行的維護管理,避免長期空載或低負荷運行。對生產負荷達不到變壓器容量的,要及時更換變壓器或辦理減容、報停手續。此外,有條件的企業還可通過加裝無功補償裝置、購買電力專業化服務等方式,降低功率因數調整電費。

 

  (三)要用足用活政策,發揮政策疊加效應。近年來,為切實降低企業用能成本,推動實體經濟發展,國家和省特別是針對貧困地區出臺了一系列惠企電價政策。要抓住難得機遇,用足用活政策,切實發揮政策疊加效應。一是要加強涉企電價政策的宣傳解讀。調研發現,對電價政策理解不全面、把握不到位是導致企業用電成本過高的主要原因之一。相關部門要梳理各級惠企電價政策,匯編成冊免費分發放給企業。要定期或不定期組織開展涉企電價政策培訓,大力開展送政策入企業系列活動,采取面對面交流、專題座談、問題會診、答疑解惑等形式,提高企業對電價政策的知曉度。要通過電視、報刊、網絡等多種形式,加大涉企電價政策解讀宣傳,實現惠企電價政策全覆蓋。二是要加強惠企電價政策的對接爭取。要根據企業實際情況進行專項對接,特別是對電價高的企業實行一對一政策指導,引導企業用好用足政策。要加快推進“互聯網+政務公開”,進一步優化政策兌現流程,簡化補貼資金申報手續,最大限度方便企業對接政策。同時,要搶抓中央和省大力支持貧困地區發展產業的政策機遇,積極爭取電價補貼、高新企業鼓勵性價格等各類電價優惠政策落地我州,使更多的優惠政策惠及州內企業。三是要加大惠企電價政策的落實督查力度。要加大考評力度,將惠企電價政策落實情況納入對各縣市區、州直有關部門目標管理及五個文明績效考核內容,經常性開展專項督查和調度,確保政策不折不扣落到實處。要暢通舉報渠道,從嚴查處在落實政策過程中不作為、搞變通的行為。要加強政策落實情況研判、評估,結合我州實際,研究出臺時效性、針對性和可操作性強的電價優惠措施,提升政策扶持精準度。 

    

    

    

    

    

    

 

 

  

    

    

腾讯分分彩走势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