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那一抹鄉愁而“立”——《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傳統村落保護條例》立法工作紀實

作者:闕志明 趙歡 周華斌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08日 來源:團結報

  不經意間,一棟棟具有民族特色的傳統民居倏然消失,一條條溫潤的青石板小道被冰冷的水泥覆蓋,一幅幅“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的鄉村美景圖被無序規劃、拆舊建新打碎得七零八落……

 

  立法保護傳統村落,迫在眉睫。

 

  2019年3月28日上午9時,在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上,《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傳統村落保護條例》(以下簡稱《條例》)通過表決。破解了我州傳統村落保護過程中出現的主體責任不明、保護措施不力、原住民權益不清等關鍵問題,結束了長期以來我州傳統村落保護工作無法可依的歷史。

 

  “不能錯失的歷史機會”

 

  其實,一些有識之士對傳統村落保護立法呼吁已久。

 

  “2006年起,我跟隨湘西的同事和朋友,參與拍攝湘西非物質文化遺產。在深入村落采訪拍攝傳承人的過程中,接觸到眾多的傳統村落。不少傳統村落因社會轉型、拆舊建新和農村空心化等諸多原因,拆毀速度加快,有的幾年下來原有風貌已蕩然無存。一些凝聚一個時代優秀民間建筑藝術的深宅大院、特色民居和公共建筑,一些體現先人順應自然環境規劃的村落風水布局,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一樣,遇到加速消亡的挑戰。這些歷經歲月滄桑留存下來的珍稀遺產已經為數不多了,如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損毀消失,那就太可惜了。”省政協原副主席武吉海曾撰文表示擔憂。

 

  “最近走鄉串寨,發現很多古村落在加速毀滅,這是無法復原的歷史遺跡,消失得令人心痛。” 吉首大學教授張建永曾感慨。

 

  在推動傳統村落保護修復方面,州委州政府更是做了大量開創性工作。

 

  2011年開始,我州陸續制定了《湘西州“千百萬”特色民居保護工程實施方案》《關于實施大通道特色民居保護整治工程三年行動計劃的通知》《湘西州特色民居與傳統風貌保護整治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

 

  2011年至2018年,全州累計投入近12億元,整治保護特色民居37096戶(棟)。出臺了《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關于推進傳統村落保護利用的通知》《湘西自治州農村宅基地管理辦法》等文件,為傳統村落實現有效保護和合理利用提供政策保障。

 

  可沒有法律法規的約束,傳統村落保護依然面臨自然衰敗和損毀,建設性破壞,原住民保護意識不強、生活貧窮落后等突出問題。

 

  “以花垣縣為例,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9個村及獲得特色村寨的隘門村,共有傳統民居1399棟,保存完好1345棟。長年空置無人居住128棟,近三年拆除舊民居新建木屋10棟,磚房51棟。”州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多次提及我州傳統村落毀壞問題,并要求加快立法進程。

 

  “對歷史和原住民負責”

 

  目前,我州共有172個中國傳統村落,18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2個歷史文化名村。

 

  “傳統村落是我州民族文化的重要載體,不僅是全州寶貴的文化遺產,更寄托了近300萬湘西兒女的美麗鄉愁。”州人大常委會主任彭武長說,“推進傳統村落立法,對傳承民族文化、建設美麗湘西、推進鄉村振興意義重大。”

 

  2017年初,州人大常委會將立法保護傳統村落納入重要議事日程,將該立法項目列入州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立法規劃。

 

  此前,傳統村落保護沒有專門上位法,要在傳統村落保護與改善原住民居住條件之間找到平衡點,難度很大。

 

  在州委州政府的堅定支持下,2017年5月,州人民政府正式啟動《條例》起草工作,并于2018年4月提交至州人大常委會審議。

 

  在隨后長達半年的調研修改過程中,州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同州民宗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政府法制辦多次到吉首、瀘溪等地的傳統村落調研,與原住民面對面交談,并圍繞涉及的重點難點問題,對《條例》(草案)進行了7次全面修改。

 

  “從納入立法規劃到起草、修改、定稿,并沒有想象中輕松。”州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員、常委會法工委主任何學智告訴記者,“我們要對歷史和原住民負責。”

 

  《條例》(草案)一審稿全面修改后,州人大常委會書面征求州委常委會議、州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州政府常務會議、州政協常委會議組成人員,各縣市人大常委會,州直相關部門意見,并在州人大常委會、州人民政府網站公布。同時,積極吸納了省人大相關專門委員會以及省直部門的指導意見。

 

  期間,州人大常委會黨組就《條例》制定情況向州委常委會會議作了專門匯報,州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3次聽取修改情況匯報,重視程度之高前所未有。

 

  2019年2月28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順利通過《條例》(草案)。

 

  “立法的目的不是處罰,是保護”

 

  “《條例》共6章44條,其中法律責任有7條,違反《條例》將會受到相應處罰。”彭武長說“《條例》設‘發展促進’專章,進一步突出對原住民的權益保護。”

 

  傳統村落保護要“堵”更要“疏”。

 

  《條例》的最大亮點是:在明確傳統村落保護的禁止行為的同時,維護了原住民的權益。《條例》規定,違反傳統村落保護發展規劃,損害傳統村落的行為,都將受到相應法律處罰。同時,在傳統村落保護范圍內,村(居)民的房屋確因保護需要不能進行改建、擴建的,可以在預留建設區域申請宅基地。在不影響建(構)筑物外觀風貌的前提下,可以適當對建(構)物進行結構加固、隔熱保溫、通風采光、內部裝飾等進行改造。

 

  傳統村落保護責任主體是政府不是原住民。

 

  基于我州多數傳統村落條件艱苦,原住民非常貧窮的現狀,《條例》明確由政府主導傳統村落保護,對傳統村落保護中的政府責任、內容、要求做了規定,解決傳統村落中規劃層次低,隨意改變規劃等問題,也避免傳統村落保護成為原住民的負擔。如果州、縣(市)、鄉(鎮)人民政府、有關行政主管部門及其有關工作人員違反《條例》規定,不履行法定職責,將受到相應處罰。

 

  邊保護邊有序發展,傳統村落保護的“守”與“創”。

 

  《條例》對傳統村落發展促進鄉村旅游、特色產業、保護性開發作了規定。細化了傳統民居、整體風貌、文物古跡、非物質文化遺產、生態環境保護措施,明確了傳統村落保護范圍內傳統建(構)筑物維護和修繕管理辦法,規范了核心保護區、建設控制地帶的保護要求,確保傳統村落保護措施可操作性。

 

  州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吳凌頻告訴記者:“記憶的厚度需要物的丈量,《條例》凝聚了社會各界的智慧,目前州人大常委會機關正指導古丈縣默戎鎮中寨村開展傳統村落保護,為全州傳統村落保護作出具體示范。”

 

  據了解,《條例》將于2019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

 

  “從碾坊往上看,看到堡子里比屋連墻,嘉樹成蔭,正是十分興旺的樣子。往下看,夾溪有無數山田,如堆積蒸糕……”。有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傳統村落保護條例》作為堅實后盾,相信承載了鮮活記憶的傳統村落定能在歷史的潮流中“復得返自然”。(責編:那薩  編輯:易瑜)

 

腾讯分分彩走势分析图